财政预算总额高达6万亿美元 拜登创下近年来新高

  • 商洛在线
  • 2021-05-31 09:18:04
  • 来源:北京商报

“印钞机”,美国总统拜登的财政预算坐实了他的这一称号。6万亿美元的规模,创下近年来的新高。从预算案来看,拜登野心勃勃,竞选承诺一个没忘,从基建到教育、医疗,预算都重点提及。不过,在高规模背后,是高债务带来的长期风险,天价预算要想通过国会的考核,还有点难度。

高规模

自拜登上台以来,撒钱的规模一次比一次大。美国东部时间5月28日,美国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公布了2022财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,总额高达6万亿美元,同时,新财年联邦预算赤字约为1.83万亿美元。

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推出的第一份预算案,高预算、高赤字和高税收是外界对这份预算案的普遍评价。

据了解,2022财政年度将于今年10月1日开启,拜登详细阐述了拟议中大幅增加的联邦开支细节,将其预算的重点放在了部分优先领域,包括基础设施、教育、研究、公共卫生、带薪休假和儿童保育等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表示,这个预算案是这几年来规模最大的,其中的6万亿美元涉及到两部分,一部分是可自由支配,包括一些项目支出,比如国防方面;另外一部分则是法定支出。而从内容来看,这个预算也包括了拜登之前提出的2.25万亿美元的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,前者包括基建,后者主要涉及教育、医疗等。

在这份预算案中,拜登计划拿出1.52万亿美元作为可自由支配开支,这部分资金将用于军事和国内事项,比上一财年授权的1.4万亿美元增长了8.4%,约1180亿美元。此外,预算案中还有用于医保、社会安全等领域固定支出,并为拜登政府此前提出的“美国就业计划”和“美国家庭计划”两大支出计划分别提供约840亿美元和约158亿美元资金。

具体到一些重点领域,拜登政府预计将投资170亿美元用于改善基础设施,包括维修道路、桥梁和机场。其中45亿美元用于更换全国的铅水管,130亿美元用于扩展高速宽带;另外还将斥资35亿美元提供普适性的学前教育,投资88亿美元用于家庭直接支出项目,其中包括67亿美元的平价儿童保育项目以及7.5亿美元的带薪家庭假。

从项目重点来看,这份预算案的确实现了拜登的部分竞选承诺,即为高贫困地区的学校提供更多资金,加大联邦对癌症、糖尿病和阿尔兹海默症的直接研究,应对气候变化的投资等。也集中反映了拜登施政理念与特朗普政府的区别,例如要求为教育部、卫生及公共服务部、国家环境保护局的拨款分别增加41%、23%和22%。

高难度

“拜登提出的2022年预算案反映出他将履行自己的优先项目,即开展更多工作以控制新冠疫情,让民众重返工作岗位。”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表示,拜登优先项目包括,美国就业计划、美国救援计划、美国家庭计划。普萨基称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三项计划将使美国打下更好的财政基础。

孙立鹏表示,整体而言,大手笔的支出肯定是要聚焦美国经济复苏,更注重提升美国的长期竞争力。不过,与之前特朗普政府相比,拜登政府主要是加大对国内的投入,这是经济策略上最大的调整。

“拜登做了能做的,计划已经提了,预算也做了,愿景很好,但现实可能很骨感”,孙立鹏坦言。

在孙立鹏看来,目前只是提出来预算而已,后来肯定要经过国会审核,可能会有调整。感觉这份预算通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悲观的,美国政府支出都要求先有预算,再进行拨款,但近两年来,两党几乎都没能达成一个比较完整的预算,一直以来在钱上面分歧都比较大。就以2.25万亿美元的就业计划为例,可能共和党最后只会同意几千亿美元。

孙立鹏进一步指出,在此前疫情对美国经济影响这么大的情况下,之前1.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共和党都没有一个人同意,拜登还是动用了预算调节机制才使其通过;而两党现在在筹备中期选举,共和党现在不可能给民主党背书。

的确,消息一出,共和党的批评声就来了,指责拜登上台以来接连提出大规模支出计划,不断推高美国经济的通胀风险,表示将对上述预算方案投反对票。比如印第安纳州参议员迈克·布劳恩就直言,拜登的6万亿美元计划“令人难以置信”“疯狂”。

高债务

值得一提的是,高债务水平是拜登这份预算计划中最为突出也是最具争议的焦点。孙立鹏也表示,6万亿美元的支出长期来看能不能刺激美国经济新一轮的增长,还需要关注一项问题——债务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估计,若计划通过,美国债务总额将超过年度经济总产出。到2024年,债务占经济的比重将达到美国历史上的最高水平,超过二战时期水平。而到2031年,债务所占比重将增长至经济总量的117%。

而到2031财年,政府支出将高达8.2万亿美元,这意味着未来十年每年的财政赤字都要超过1.3万亿美元。

对于外界的批评声,白宫似乎早有准备。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Cecilia Rouse称,目前利率处在历史低位,正是联邦政府承担额外债务,以实现经济现代化和扩张社会保障安全网的理想时机,预计随着时间推移,拜登的预算提议将提高生产力和消费者支出,进而“自己为自己买单”。

在孙立鹏看来,现在美国财政政策做出了一些根本性的调整,关于债务问题的立场,现在政府也意识到债务在短期内很难控制,因此衡量债务的指标也在调整。原来是用联邦债务占经济总量的数据,而现在则是觉得后续能将债务利息控制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就可以了,要求是占美国经济总量的2%之内。

孙立鹏举例称,当前的目标是到2030年支付利息6950亿美元,但事实上,联邦支出一年才4万亿-5万亿美元,这意味着仅利息就占到约1/6的水平,风险还是比较高的。这个政策性的调整对后续的债务形势将会造成很大压力,虽然通过强势美元或许可以将债务风险转嫁出去,但根本上会涉及到美国的信誉问题。

不过,白宫官员表示,企业税和富人税将在21世纪30年代开始削减预算赤字,就业和家庭计划造成的赤字增加将在15年内被增加的税收抹平。

不过,至于加税问题,孙立鹏认为,无论是公司税还是个人所得税,调整的难度还是很大的,或许可以通过以外促内来救市,比如耶伦之前提出的国际公司税。

除了债务风险,大手笔的支出还将带来通胀危机,美国商务部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4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(PCE)价格指数环比增长0.6%,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PCE价格指数环比增长0.7%,超出市场普遍预期,而这一指数被认为是衡量美国通胀水平的关键指标。

对此,白宫方面则称,到今年末,失业率将降至4.7%,2022年则进一步降至4.1%,2023降至3.8%,此后的七年里,失业率将保持在3.8%。此外,拜登的预算法案预计未来十年的年通胀率不会超过2.3%。(记者 陶凤 汤艺甜)



推荐More